阅读历史 |

第 20 章(1 / 3)

加入书签

这上已节过的,各有滋味在心头。

下半晌大家殷切盼望的游船,到底没能实行,不知皇帝是不是因弄脏衣裳丧失了兴致,反正早早就离开了琼华岛。阎贵嫔着身边的大宫女去向司礼监的人打听,那官女和金自明本就有些小来往,探得了消息,说太后在万法宝殿礼佛,万岁爷不能当真不闻不问,这会儿赶到那里陪同皇太后去了。阎贵嫔露出扫兴的神情,甩着手里的团扇说:“别等了,横竖不会回来了。咱们也别在这儿干耗着,不如回官去,在自己屋子里躺也受用、坐也受用,何必戮在这里熬时辰。众人听了,纷纷起身预备打道回府,金娘娘不无视嘲地对绘云道:“你瞧瞧,如今连阎宗妙都说得上话了,还不是靠她身边的人使劲儿,!我记得早前金自明也兜搭过你,你清高得很,正眼不肯瞧人家。如今人家当上了司礼监二把手,你呀,就找个没人的地儿后悔去吧!“金娘娘只要手底下的人得力,才不管宫女和太监对食,会不会糟蹋一辈子。

绘云涨红了脸,心里很觉得委屈,又不能反驳主子,只得窝窝索囊辩解:“别瞧这些太监没个人形儿,年轻的小宫女都上赶着巴结。奴婢进宫多年,年纪大了,就算愿意和人家套近乎,人家也未必瞧得上我。金娘娘嫌她无能,鄙夷地调开了视线

肩舆重新抬回紫禁城,顺着西二长街滑进了永寿宫,今天金娘娘可累坏了,一沾上床就不想起来,让人送了吃的进去,好好填了填肚子,歪在引枕上气若游丝地吩咐:“谁也别吵我。我要一觉睡到明儿早起,“

众人领命,纷纷退出了正殿。眼看天色不早了,大伙儿收拾收拾,只等太阳落山,宫门下钥。

金娘娘跟前有四个听差太监,十二个伺候起居的宫女,每晚得轮班值夜听候差遣。今晚没轮着如约上夜,她能早些回去,遂赶在宫门落锁前一刻回到直房,擦洗过后坐在床头,把前一天余下的荷包继续做完。到了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就起来预备,得回去给上夜的宫女换班儿。宫里的宫人们,也诚如外朝的官员一样,兢兢业业过着鸡起五更的目子,从不知道睡懒觉是个什么滋味。好在风华正茂,夜里睡了一夜,第二天就算半梦半醒地起来,只要洗把冷水脸,照样精神百倍。一路往永寿宫去,路上遇见照过面的太监和宫女,互相道个晨安。如约是那种时时刻刻透着喜兴的姑娘,无论受过多大委屈,你从她脸上都觅不见受过磋磨的痕迹经过内造处的时候,她在延庆门前稍站了站,隔了老远喊院子里溜达的掌事太监,“育师父,我奉了皇上的令儿做龙袍,过会儿要来麻烦您,借工笔小样一用。高太监扭头看她,昨天琼华岛上发生的事儿他都知道了。这不,今儿一早康尔寿就打发人来,把那件废弃的袍子入了库。高太监冲着她嗟叹:“姑娘这运气,没话说啦。下回我要是遇见什么事儿,上您跟前给您上香,求您保佑我福大命大。"如约有些难堪,“师父别取笑我了,昨儿正遇着万岁爷行善,加上我们娘娘求情,这才捡着一条命。高太监啧啧,“你是没瞧见,那袍子给糟践成什么样了。要换了别人,敢往万岁爷身上洒一滴水,脑袋就保不住了。姑娘是有造化的,打从你进大内这天起,我就瞧准了你前途无量。你们娘娘求情,那是小事儿,万岁爷要真发火,金娘娘说破天都不顶用。究竟还是万岁爷网开一面,能让万岁爷网开一面,姑娘您也不是一般的人呐。

这些太监就是这样,遇着一点荤腥,准能闻风而动。

如约含糊应着,“您太抬举我了。我要的工笔小样,劳烦师父替我预备好,我过会子来取。还有那双靴子的鞋样子,师父能不能一并给我?高太监一笑,“您要做针线赔万岁爷,这事儿宫里都传开了。我们内造处再没眼力价儿,也不能和您拿乔。”边说边一笑,“回头只管打发人来取就是了。如约向他呵腰,再三地道了谢,方往永寿宫去。

进了宫门,已然到了换班的时候,绘云正站在台阶上,交代今天要承办的事宜

见如约来了,她脸上不大育兴,蹙着眉道:“魏姑姑果然是有体面的,姗姗来迟,叫我好等啊。

如约受了呲打也不气恼,照旧和风细雨地应答:“先前经过内造处的时候,停下和里头掌事的讨要工笔小样,为这事耽搁了,请姑姑见谅。既是为这这件事,绘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,撂下她,又去张罗差事去了

等人都散完了,绘云也闲下来,如约这才上前和她搭话,“姑姑,今早养心殿把昨天脏污的东西都送到内造处入库了,里头不光有袍子,还有靴子。我想着,衣裳做起来繁复,那么多的绣花纹样,从肩头到袖口,且要日夜赶工呢。做鞋虽也不容易,但稍许轻省些,万岁爷常服用的是便靴,我留意看了一眼,拿孔雀羽线绣出一对万寿如意,再在靴口用明金线做压边就行了。姑姑帮衬我,愿意助我一臂之力,我不能不知进退,让姑姑受累。姑姑就替我做靴子吧,等做成了,我一定向皇上回禀,让皇上知道是姑姑的手艺,绝不敢贪墨姑姑的功劳。绘云前一日答应过她,应准的事不便反悔。自己眼下的地位岌岌可危,正需要得金娘娘肯定,得皇上赏识。这个差事办下来,至少暂且捂住了魏如约的嘴,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